【中国生误杀邻居案】返中国更新准证一去不返被告释放不代表无罪

作者: 时间:2020-04-24H漂生活185人已围观

【中国生误杀邻居案】返中国更新准证一去不返被告释放不代表无罪(槟城6日讯)被控误杀邻居的中国籍学生之前向法庭取回护照以更新学生准证后一去不返,法庭今天宣判被告释放但不代表无罪,若把被告追缉回来,才重新提控上庭。被告担保人今日上庭作出解释,其中一人获法庭归还一半保释金5000令吉,另一人因缺席而保释金全被充公,随后地庭法官依旺宣判被告释放但并不代表无罪。依旺指出,除非追缉到被告回来,将把被告重新提控上庭。死者父亲骆文天听了判决后在庭内外频频伤心落泪,他受访时激动地说,“我又能怎样?我还有什幺办法?我又不是法官、不是律师,一切任由他们讲,法律操纵在他们手上,我只是一名平民,我的孩子无辜死了。”“死的是他的孩子话,他就能知道我的心有多痛,心痛是怎幺样的。”“我还能怎样,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他们要怎样捉回被告,中国这幺大如何去捉,他们讲叫国际刑警,真正有没有就无人知。”劝骆文天须尊重法庭骆文天与妻子阮素萍今日一早到来法庭等候审讯,手持拐杖的他,在庭外见到被告代表律师雷尔经过,因企图使用拐杖要让雷尔绊倒及责骂对方,而遭雷尔在庭上向依旺投诉。依旺听后劝告骆文天在庭上必须尊重法庭,但他无法控制在庭外发生的事。18岁的潘姓被告是在去年5月18日被控误杀30岁的邻居骆永泉,触犯刑事法典第304(b)条文(第二级误杀)。此案于去年2月28日下午3时,发生在阿依淡路美丽园公寓。在建筑公司任高级行政员的死者骆永泉,疑被有空手道背景的中国籍学生连环重拳击打头部,导致脑部积血,5天后因伤势恶化死在床上。(人名皆译音)廖毓光:与母子俩失联其中一名担保人廖毓光向法庭解释,他与被告母亲是在教堂里认识,随后被告母亲指儿子打人被捉,而向他求助。“我是一名社工,任何人有需要,我都会帮。”他说,被告母亲告诉我回去办理更新学生准证后,我就跟他们失去了联络,我曾多次联络他们,包括传微信给他俩,但他们都没有回应。他随后提呈有关微信记录予法庭。“我希望法庭归还我保释金,那是我辛苦储蓄下来的钱,我可以使用这1万令吉来帮忙其他有需要的人。”雷尔要求把有关记录作为呈堂证据,但遭到主控官林素歆副检察司反对,因有关联络号码无经过查证,不知是否真为被告母子的联络号码。基于另一名担保人谢振顺,雷尔告知法庭他因正在曼谷医病而无法出庭。主控官指雷尔欺骗法庭主控官林素歆副检察司指出,这是严重的罪案,原本是不让被告保释,但法庭相信律师及担保人能确保被告定时到法庭才批准被告保释,这也是身为担保人应有的责任,为此应充公担保人的保释金。她指雷尔欺骗法庭,当初指担保人为被告亲友,但现在担保人向法庭解释时却说只是一名社工。“某些人玩弄法庭程序,现在被告逃跑了,警员必须与国际刑警合作追捕被告,这是浪费人力资源。”她也说,死者父母已60多岁,死者是独子,是父母唯一的依靠,充公2万令吉保释金,也不能为死者讨回公道,此事对死者家人也不公平。“此案获得媒体广泛报导,若轻易归还保释金,不仅会引起社会公愤,法庭程序被玩弄,这也会成为其他案件的案例,希望法官作出明确的判决。”依旺随后宣判,廖毓光获归还一半保释金,即5000令吉,而缺席的谢振顺的1万令吉保释金全被充公。

相关文章